冀州孝子张志旺照顾患病母亲十八载

2016-03-30 10:00:10 来源:河北新闻网 责任编辑:刘晓莉
     十八年来,张志旺精心照顾患病的母亲,十几次把母亲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同时把兄嫂养老送终,从而导致自己婚姻破裂,而他也从26岁的青春年华走向44岁的中年之秋,至今还是孑然一身。他自豪地说:“母亲今年84岁了,她兄弟姐妹八个,已去世的五个中,没有一个活过65岁的。”

    

张志旺和母亲(师磊 摄影)

    见到张志旺的时候,他已经是几夜没怎么合眼了,眼眶黑黑的,一脸倦容。因为他白天在石家庄忙工作,没有特殊情况,晚上都会驱车120公里从石家庄赶回冀州来,照顾患病的母亲,从春节到现在,他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超过4个小时,人明显瘦了一圈。“娘在家就在。只要娘能平平安安的,再苦再累也值!”当过特种兵,身材魁梧的张志旺说道。

    十八年来,张志旺精心照顾患病的母亲,十几次把母亲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同时把兄嫂养老送终,从而导致自己婚姻破裂,而他也从26岁的青春年华走向44岁的中年之秋,至今还是孑然一身。他自豪地说:“母亲今年84岁了,她兄弟姐妹八个,已去世的五个中,没有一个活过65岁的。”

    立春的晚上,他跪着抱了母亲11个小时

    3月18日下午,冀州市码头李镇王明庄村张志旺家。

    “娘,给您带回来两个菜,晚饭的时候热热吃。”忙了一上午的张志旺,一回到家就赶紧来看母亲。老人仍像往常一样,穿着过年买的新鞋坐在床边上,嘴里自言自语喃喃地说着话,听意思是在跟儿子打招呼。老人住的屋子宽敞明亮,双人床一角摆着张志旺为她添置的新棉被,溜边放着的是两张单人床,张志旺就睡在靠门口的这张床上。

    老人虽然84岁了,耳朵有些聋,头脑也不太清楚,但是看上去面色红润,精神很好。没人知道,老人家一个月前刚去鬼门关转了一圈。

    老人常年患有哮喘、慢性支气管炎、脑梗塞、高血压等多种疾病,不发病的时候能像健康人一样活动,但是一发病就是要命的。2月4日,农历腊月二十六,正好赶上立春。平时雇佣的保姆回家过年去了,晚上六点多,老人突然发病,喘得厉害。张志旺赶紧给河北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母亲的主治医师打电话汇报病情,医生害怕病情加重,不建议连夜送到医院,并教给张志旺如何自己处理。为了让母亲呼吸顺畅一些,张志旺跪在床边,用双手托着母亲的上半身,一会儿向上,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隔几分钟,就得变换一次。感觉母亲有痰时,就赶紧拍后背帮助她咳痰,然后拿专用软纸,从喉咙里把冒出的痰一点一点地抠出来。就这样,从晚上七点半到第二天早晨六点,张志旺在床头跪了整整11个小时。

    天亮之后,张志旺马上带着母亲去了河北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在重症监护室住了十几天才转危为安。“当时,我根本不敢闭眼睛,生怕一打瞌睡,娘就没了。”现在回想起来,张志旺还觉得脖子后边发凉,后怕得很。

    对张志旺来说,像这样整夜不睡觉是常有的事,即便母亲不犯病的时候,也总是白天睡觉,晚上又哭又闹,他已习以为常了。

    连夜驱车120公里,只为给母亲熬碗粥

    “老太太年纪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糊涂了。晚上总是咋咋呼呼的,幸亏我胆子大,要是别人早就吓跑了。”一看到张志旺,负责照顾老人的保姆朱大姐就感慨,“我照顾一天都这么累,真不知道这十八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确实,朱大姐没来之前,张志旺一直是一边工作,一边照顾母亲和两个孩子。由于工作原因,他需要经常来往于石家庄、冀州市区与王明庄村三地。没人能计算出他一天要跑多少路,也没人能体会的到他工作生活的紧张忙碌状态。

    母亲的病是从1998年开始的,脑梗塞、高血压等病症的后遗症使她生活不能自理。张志旺兄弟四人,二哥身体也不好,另外两个哥哥在外地工作,照顾母亲的重担就落在了他的肩上。由于他常年照顾母亲,打理自己的生意,而忽视了与妻子的交流沟通,以至于两人最终离了婚,他自己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生活。

    母亲的病情总是时不时的反复,扔在家里没人照顾不行,张志旺只好带着母亲去工作。每天上班,他带好吃的用的,把母亲背到车上,放在副驾驶位置,系好安全带,带着她一起去。开始是在冀州市区,后来又去石家庄。有时候出差路远,母亲坐车累了就发脾气,他就一边开车,一边给母亲讲笑话。

    带母亲出门,最大的问题就是吃饭和大小便。母亲因为饮食不规律,经常便秘,张志旺就用手一点一点地帮她抠出来,每次都累出一头汗。然而,最让张志旺紧张的还是,老人年纪大了,头脑不清楚,经常是坐着坐着就开始骂人。

    一次,张志旺带着母亲一起去跟客户谈事情。会议室里,母亲坐在靠门口的椅子上,他跟客户坐在里边的椅子上谈话。不知不觉时间稍微长了些,老人坐不住了,开始“搭腔”。张志旺说一句,她就骂一句,气氛瞬间变得十分尴尬。张志旺只能一边解释一边道歉。即使这样,他还是舍不得把母亲一个人丢在家里。

    “小旺,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我看别人有给老人请保姆的,你也可以试试啊!”张志旺的邻居王东学实在看不下去了,给他想了个办法。于是,他费尽周折,找到了保姆朱大姐。

    虽然家里有了保姆,张志旺还是时刻挂念着母亲,不是有特殊情况他一准会从石家庄赶回家来,因为有时候母亲闹起来保姆也弄不了,只有见到张志旺才能平静下来。有一次,他在石家庄开会,会后几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相约一起吃饭,但张志旺还是婉言推掉了。他风尘仆仆地驱车赶回冀州,给老母亲熬了一碗热粥。“娘一天看不见我,就会想我的。”张志旺有几分幸福地说。

    这十八年来,张志旺开车在石家庄至冀州这条公路上跑了多少次已是不计其数了,连续十几天每天来回跑是常事儿。他说:“对我来说,石家庄冀州之间来回跑,就跟南屋到北屋串门一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母亲的专用手机,24小时开机

    张志旺有两部手机,一部是工作电话,一部便是母亲的专线。休息的时候,他有时会把工作电话关机,但是母亲的专线,他一直是24小时开着,生怕母亲有事儿找不到他。

    2014年的冬天,张志旺母亲的专线手机响了,老人突然哮喘发作,病发很厉害。张志旺赶紧开车回家,把母亲送到了衡水哈励逊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那天,重症监护室外供家属陪护的床位满了,没地方住,为了能在第一时间跟医生沟通,了解母亲病情,张志旺就在车里睡了三天三夜。零下十几度的地下车库里,车窗玻璃上结了一层薄冰,张志旺一个人蜷缩在车里,焦急地等待着母亲的消息,实在撑不下去了,就闭着眼打个盹儿,醒了以后赶紧摸出手机看看,是不是错过了医生的电话。就这样,时间一天天过去,医生一次次下达病危通知,但张志旺从来没有放弃对母亲的治疗。“不管怎样,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得坚持下去。”20天过去了,母亲奇迹般出院了,而在重症监护室外一直守护的张志旺却病倒了。

    “俺小旺当然孝顺了,现在俺过的就是俺小旺的日子。”采访时,时而清楚时而糊涂的老人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想来,老人的心中还是非常清楚的。

    现在,只要母亲一打电话,无论在哪,张志旺都会第一时间赶回来。有一次,他出差去西安,刚办完事,母亲就打电话说不舒服,他连夜从西安一个人开车往回赶。漫漫长夜,一个人驱车飞奔在回家的路上,心里满是焦急,恨不得长出翅膀飞回去。回到家,一看老人好好的,原来是老人两天没见儿子,想他了。弄得张志旺哭笑不得,既生气又心疼。

    “母亲是真的老了!”张志旺感叹,要是搁以前,母亲不会这样。现在,张志旺一有时间就来看母亲,每半个月带她去城里理次发、散散心,每两个月带她去医院做一次体检。前年,老人身体好的时候,还带她去西柏坡旅游了一次。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跑步100公里去邮局给父母汇款

    今年44岁的张志旺是冀州市码头李镇王明庄村人,兄弟四个当中,他排行老末。13岁那年,他考上了初中,当时家里穷,交不起学费。他就自己想法子挣钱,把柳枝撇下来,拧掉皮儿,晒干,卖给编筐的,一个暑假下来赚了100块钱。30块钱交给母亲贴补家用,30块钱交学费,30块钱做食宿费,剩下10块钱买书包文具。就这样,张志旺上了初中。

    为了帮父母减轻负担,16岁的张志旺应召入伍,成为一名特种兵。离家的孩子更能体会父母的不容易。当时,张志旺一个月的津贴是二十块零五毛 ,他一分也舍不得多花,每个月去邮局给母亲寄20块钱,除去2毛钱的邮资,自己留下3毛钱。

    张志旺所在的部队在甘肃的大山里,营房离镇上的邮局有100多里的路程,但是为了省钱,也是为了锻炼,他从来不坐车,都是跑着去,跑着回来,为了在规定时间内归队,一刻也不敢休息。张志旺当了八年兵,也往家里寄了八年钱,从部队到邮局的路上,每个月都能看到一个结实的身影来回奔跑,这里印满了他匆忙的脚印,也见证了他对父母的牵挂和依恋。

    也许,一如往常,张志旺会这样一直奔跑下去,但是,1995年初父亲病逝的噩耗传来。他拿着电报,脑袋轰的一声,瞬间一阵眩晕:自己不孝,竟没能送父亲最后一程。为了让母亲不再孤单,1995年底,他放弃了有可能提干的机会,毅然退伍返乡。父亲已经走了,他所能做的就是陪伴母亲安享晚年。他说:“我不能第二次品尝‘子欲孝而亲不在’的痛苦了。”

    退役后,张志旺白手起家,利用自己的特长创办了冀州市士心职业培训学校,为银行、企业培养专门保安人才。经过几年的勤奋打拼,他的事业逐步发展壮大,并在石家庄成立了保安公司,同时拓展到农民培训领域。目前,他创办的士心学校被确定为“省阳光工程培训基地”。用他自己话说就是,用自己的双手改变了家里的境遇,让老母亲过上好日子。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为兄嫂养老送终

    如果说张志旺尽心尽力照顾母亲是“大孝”,那么他伺候患病的嫂子,并且为嫂子养老送终,就算是“大义”了。

    2003年,张志旺的二哥因为脑血栓瘫痪在床,而仅比母亲小一岁的二嫂,也是身体很不好,同时患有肺心病、气管炎、糖尿病等疾病,两人也没有孩子。张志旺在照顾母亲的同时,又肩负起照顾二哥二嫂的担子,三个病人把他累得分身无术。

    2005年,瘫痪在床三年的二哥去世了,张志旺继续照顾病重在身的嫂子。小到打扫房间、换洗衣被、准备生活必需品,大到求医问药、医院抢救,张志旺像对待母亲一样对待嫂子,有的地方甚至超过了母亲。2008年嫂子临终时,虽然已经说不出话了,但是眼睛一直看着志旺,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感激。出殡时,是张志旺为嫂子摔瓦、打幡、送终。当时,河北电视台、燕赵都市报等媒体都相继报道了张志旺照顾嫂子的义举。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张志旺不但对母亲至孝至顺,对他的哥哥和嫂子也是没得说。”提起张志旺,王明庄村党支部书记贾东生竖起了大拇指。

    对家人如此,对陌生人张志旺也是非常热心。2007年初冬,一位暂住在冀州镇大齐村的内蒙古老大妈去市区赶集回来,因为大齐村和王明庄村都在郑(口)昔(阳)线上,老人没有记住进村的路口,就步行沿线一直走,走到了王明庄村,晕倒在了村口。许多村民在村口看热闹,谁也不敢动她。张志旺挺身而出,把老人背到自己的学校里,并找来大夫,才使老人苏醒了过来。因为语言不通,彼此都听不懂对方说话,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老人的家人,张志旺就先收留了她,一边照顾老人的生活起居,一边四处打听老人的家人。一直到半个月后,张志旺才和老人的女儿、女婿联系上。

    原来,老人和女儿、女婿都是内蒙古人,老人跟随在冀州打工的女儿、女婿居住在大齐村。在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张志旺对老人体贴入微,老人也跟他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临走时流着眼泪,依依不舍。老人的女儿女婿掏出两千块钱,要付给张志旺这半月的生活费,被他拒绝了。事后,老人的女儿女婿还专门给他送来一块匾额,一个劲儿的夸赞“好人啊好人!”。

    对母亲,张志旺问心无愧,然而,提起儿子,他却十分内疚。因为平时工作忙,自己又是单身,所以一有时间和精力,就去照顾母亲,平时对孩子关心很少,就连孩子放假也没时间去接,感觉对孩子亏欠很多。如今,大儿子上大一,小儿子上高一,学习都很优秀。这是张志旺所欣慰的。

    “最希望孩子能理解我。”采访结束,张志旺说出了一直盘旋在心里的愿望。

    (杨万宁 师磊)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